寻求报道

人物故事 - 触乐的全部文章

忘川01月12日12条评论
《低魔时代》:30MB的游戏能装得下什么?
“这款游戏的最终进化形态将会是魔幻战棋 + 沙盒冒险。”尽管画面“简陋”,尽管目前游戏的硬盘占用仅30MB。
祝佳音01月10日7条评论
触乐专访乐元素CEO王海宁:沙丘上的理想主义者
在创办乐元素的七年间,王海宁先生很少接受采访。作为一款月度用户超过一亿,占据用户手游总时长超过20%的游戏,《开心消消乐》沉默得让人吃惊。“如果可能的话,我不想做什么采访,但是我们现在需要更多的优秀同事,他们需要知道我们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。”
杨中依01月09日25条评论
龙御风:先飞起来再说
他是一个古代巫术的未继承传人,也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贫困村里的优等生,他欠款40万,背井离乡在北京三年,只为了做出一款叫好又叫座的游戏,与此同时,他的父母苦苦挣扎在广东沿海的工厂里。
杨中依01月03日21条评论
我朋友们的故事
他后来跟我讲:“父亲把那张红封皮的毕业证拿回家里,已经盖好了学校的印章。我母亲在空白的地方填上我的名字,她一边笑,一边抹眼泪说,儿子,你上了10年的学,没想到你的高中毕业证,竟然是妈妈给你写的。”
忘川12月28日2条评论
国产独立新作《SELF》:这游戏里没有别人,只有你“自己”
这是个剧情向的解谜弹幕游戏,画面极简,音效出色,很多玩家第一眼,会想到《地狱边境》《传说之下》或者《小马岛》,但开发者希望玩家能感觉到它的特别。
或闪12月23日0条评论
《雨纪》制作人采访:思路清晰的“狂飙突进派”
但主要还是思路清晰。
段成旌12月23日14条评论
《紫塞秋风》制作人故事:甘肃没人做游戏,但我想做
在传统武侠故事中,来自西域的侠客往往不会出自什么名门正宗,也不会有多年朴实刚健的武学修炼,西域高手的特点是“奇”,是“邪”,虽然剑走偏锋,但绝对不可小觑。《紫塞秋风》的制作人肖旭东就会让人有这种感觉。
杨中依12月20日6条评论
他们俩在QQ上聊了14个月,最后做出了卡通动作游戏《苏打女孩》
其实他俩相距只有20公里。
或闪12月14日9条评论
我们和一群要做中国武术游戏的加拿大人聊了一聊
说实话,中国朋友的支持让我们受宠若惊——我们没料到《书雁》会在中国引起这么大的反响。曾有人问过我,当初投资的时候有没有做过制作风险评估。其实我们一开始真的没有想太多,只是凭着一腔热情,做了一件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事。
杨中依12月12日35条评论
7元国产游戏《商人传说》,和它怒怼差评玩家的开发者“疯王子”
辞职的原因有很多,导火索基本就是我被人给踢了。你没有看错,我并没有开玩笑,我结结实实地被一个同事给踢了,还去医院照了X光。
王恺文11月25日14条评论
《卡桑德拉生物志》:生物学爱好者的小众概念设计
“在影视与游戏行业打拼多年,我认识最多的朋友是野生动物保护圈的。”
忘川11月24日6条评论
重庆制造的太空沙盒:不完美的《星球探险家》
这款中国制造、国内却基本未见玩家讨论的太空沙盒游戏,在2年半间进行了70多次更新,售出了28万份,达成至少600万美元的销售成绩,截止目前仍是Steam上销量最高的国产游戏,而玩过这款游戏的中国玩家不到3%。
或闪11月15日3条评论
他们给三消游戏做了交响乐,还希望开一场游戏原声音乐会
8082音频科技工作室直到最近才减少了“喊别人大爷”的次数。他们认真做音乐,并希望这个行业能够越来越好。
或闪11月07日14条评论
《507研究所》不是大跃进风格
我再问,“你们这游戏是什么玩法?” 他说:“到目前为止还没确定。”
塔布11月04日4条评论
触乐专访bilibili副总裁张峰、《梦100》PM三谷萌及CA海外发行部总经理永冢新
“没有什么大IP、小IP,没有什么二次元、三次元,产品做到了极致,无论是画面、声优、立绘、配乐等等,只要你能做到极致,大家都能接受。”
或闪11月01日10条评论
《Replica》:成为一个爱国者
《Replica》在Steam上提供了包括简体中文、土耳其语在内的12国语言,它们多数都来自这些国家玩家的自主翻译。我愿意把它看作对这款游戏“普遍的共鸣”。
段成旌10月20日4条评论
触乐专访右小死:从《幕外战争》到“幕外计划”
右小死:“我相信中国游戏会站上世界之巅,这几乎是一定的,我只是在用自己微小的努力,来加速这个进程。”
忘川10月10日1条评论
早开的晚霞——他们为何选择在游戏里谈“癌症”
生活中,我们不太会谈论癌症、生死,然而有一对夫妇,面对孩子罹患癌症,却选择开发游戏,试图在游戏构筑的世界,安置这段经历和情感体验。
段成旌10月09日0条评论
触乐专访AnotherIndie联合创始人:独立游戏开发者先走Steam试一试
AnotherIndie是《失落城堡》的联合发行商,近日,我们联系采访了AnotherIndie的联合创始人吴曦先生,谈了谈关于独立游戏发行的相关话题。
忘川10月05日10条评论
在“痛苦指数”排名前五的国家,他们依然做出了值得肯定的游戏
有一批游戏开发者,在社会动荡、种族歧视乃至断水缺粮等我们难以想象的境地中,仍在坚持他们的游戏梦。这次,我们不讨论游戏产业,仅通过几款游戏,聊聊他们背后的故事。

最新评论

关闭窗口